1. <rt id="69ga9"><optgroup id="69ga9"></optgroup></rt>
        <rp id="69ga9"></rp>
        <rp id="69ga9"></rp>
        快速通道
        當前位置:首頁  新聞  高職研究  正文內容
        自辦企業,能否成為產教融合的有益補充
        [瀏覽次數:19    最后修改時間:2020-01-09]

        長期以來,產教融合、校企合作是自上而下都認可的職業教育實現高效發展的重要途徑。而職業院校在與企業的合作中,又總感覺到產教融合、校企合作的不暢、不順、不充分。另一方面,直接面向和服務于產業企業的院校,其師資、設備、課程、教學、教法無不面向實際的企業生產和產業發展,個別院校和師生的技術技能儲備更達到或接近于實際生產的水平。與其苦苦尋覓校企合作的機會而不得,個別院校在一段較長時間里就開始了自辦企業、主動投身于產教融合的改革創新的嘗試中。在自辦企業取得經營生產成果的同時,更實際鍛煉提升了師生的技術技能水平,達到職業教育的育人目標。職業院校自辦企業是否可以作為產教融合、校企合作的有益補充?我們約請部分有自辦企業經驗的職業院校負責人,集中討論交流這個問題,希望引發各界更深入的思考和探索。

        1、人才培養兼顧教學與實習

        自辦企業,職業院校真有能力

        主持人:“產教融合、校企合作”,總結了職業教育辦學的特點、發展的途徑、服務的目標、提升的方向。產教融合、校企合作的落實和豐富,的確成功推動著中國職業教育和職業院校不斷向前向上發展。但同時,職教界對產教融合校企合作的現狀也難說滿意。“院校熱企業冷”“剃頭挑子一頭熱”的說法時有耳聞。

        威海職業學院黨委書記吳永剛:這的確是實際情況的一個方面。職業教育要健康快速發展,需要校企形成利益共同體,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水乳交融”的發展格局,聯合推進多樣化技術技能人才的培養。

        而實踐表明,院校和企業在組織結構、價值訴求、機制設計等方面還是存在著一定的隔閡,企業的生產經營與學校教育教學的組織實施還存在著一定程度的沖突,企業缺乏意愿主動參與到院校人才培養的過程中,校企合作“兩層皮”的問題仍然廣泛存在。

        江蘇農牧科技職業學院黨委書記何正東:職業院校任務是培養技術技能人才,產教融合是辦學要求,而校企合作是實現手段。在實現產教融合、校企合作的過程中,學生到校外企業頂崗鍛煉,到院校自辦企業參加教學實習,分工不同,同等重要。

        院校自辦企業對于高等職業院校作用不可或缺,主要體現在五個方面:一是為學校教師參加企業的科技、管理工作,增強社會實踐;二是為學生提供了實踐實訓的場所,培養了學生的綜合能力;三是促進了高職院校專業發展;四是有利于建立校企合作,印證產業融合路徑;五是為學校的發展提供了一定的經費補充。

        主持人:當校企合作遇冷時,職業院校很自然會反求諸己,努力探索院校自辦企業以推動師生產業技能實現、提升的可能。對于師資、設置都有一定儲備,尤其是本就來自企業和行業的職業院校,更有這個能力甚至經驗。

        北京市昌平職業學校校長段福生:我們學校是昌平區教育委員會主管的公辦中等職業學校,為公益一類事業單位。在我們的辦學歷史中,學校就流淌著自辦企業的血液,也經歷著自辦企業助推學校發展的歷程。學校自辦企業三家:昌職汽修廠成立于1986年,是由社會集資;昌職園藝場成立于1999年,由昌職汽修廠出資;北京市昌裕新園農業科技中心成立于2005年,由昌職園藝場出資。三家企業均為學校所有的集體所有制企業。

        三家企業負責人均為學校正式教職工,部分教師參與企業生產,但均不從企業領取任何薪酬、津貼和福利。三家企業財務獨立核算,正常納稅,不以營利為目的。收入全部用于企業運營管理、學生生產性實習耗材、繳納稅收等各項支出,產生的利潤則用于擴大生產、增加固定資產投入。經營多年以來基本保持收支平衡。

        大慶職業學院院長王志恒:大慶職業學院是典型的企業辦高職院校,學院在依托大慶油田投資辦學優勢的基礎上,從2006年開始探索校企合作,2014年年底,學院同大慶油田裝備制造集團的合作建立發展“校中廠”——廠長由學院機電工程系主任兼任,兩名副廠長由系副主任兼任,下設市場部、生產部、技術部,引進裝備制造集團產品射孔槍的一部分——“中接”,作為學生生產性實訓產品,進行試生產。最初,企業也是有疑慮的,他們懷疑學院的能力是否真有能力按照企業的質量、工期、成本要求履行合同。我們“校中廠”的師生,橫下一條心,硬是發揚大慶精神、鐵人精神,歷時一個多月,終于在“校中廠”完成了產品試制任務,并逐年豐富了產品種類。從2014年到2019年,累計為大慶裝備制造集團和大慶油田試采公司生產16種12013件產品。學院累計獲得加工費502萬元,累計創造產值2500多萬元。

        四川交通職業技術學院黨委書記王東平:根據教育部和四川省教育廳《關于積極發展、規范管理高校科技產業》的文件精神,經四川省交通運輸廳同意,我院早在2009年1月就成立了四川交院資產經營有限公司,資產公司在學院經營性資產管理委員會的領導下,嚴格按照現代企業制度開展工作。學院自辦9家公司積極圍繞交通行業發展,緊密依托校內優勢專業,優化資源配置,大力開展應用型技術服務和產學研合作。

        近5年來,自辦公司接納教師頂崗鍛煉累計566人次,接納學生實習實訓累計2590人次。2015年—2018年營業收入累計2.7億元,實現凈利潤2100萬元。隨著學院校辦產業規模的逐步壯大,學院通過建章立制逐步理順了經資委、資產公司及下屬企業的法人治理結構,校辦企業形成了規范管理、良性發展的態勢。

        2、政策理解與執行不到位

        自辦企業,職業院校還有困擾

        主持人:按照邏輯推導,職業院校自辦企業,應該可以成為鍛煉提升職業院校師生實際生產技能、管理能力的一個途徑。但是,教學單位的根本性質也決定了院校在自辦企業過程中,肯定面臨諸多來自政策、體制機制的問題和困擾。

        王東平:國家及省市針對高校校辦企業宏觀指導政策大致分為兩個階段,前期是鼓勵發展、規范管理;現階段是清理整頓,瘦身減負。但清理整頓絕不能理解為“不能辦不許辦”,而是要辦好辦出特色。我認為這也符合“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的要求。應該說,政策根本上是支持鼓勵發展有利于服務教育教學目的、與院校專業相關的企業的。對于職業院校尤其如此。

        但是,據我們了解到的情況,目前一些高職院校自辦企業,還存在一些明顯問題:高職院校的自辦企業本是幫助學校以特色質量實現內涵發展和辦學目標。而一些院校片面要求自辦企業追求經營利潤反哺學校,這模糊了自辦企業的定位,使自辦企業失去了存在的真正意義和價值;一些自辦企業不具備先進的技術、設備、管理優勢,不能真正融入教學改革、提升教師教育教學能力、培養高素質技術技能人才,服務教育教學的含金量不足。而自辦企業要發揮資本紐帶作用,匯聚更多更大的優質企業,探索更多校企合作路徑、模式和合作,現階段還缺乏政策支持和制度保障。

        廣西職業技術學院黨委書記李衛東:在國家和有關地方層面一系列政策、制度的指引下,高校將自辦企業作為高校科研成果轉化的重要基地,當然這還有相當長的路要走。很多高校自辦企業“事企”分離不徹底導致體制不順、機制不暢、管理效率不高等問題;用人機制、分配機制仍保留事業管理模式,缺乏有力的政策引導和利益激勵機制,導致責權利不明確,決策程序具有明顯的行政化,有悖現代企業制度。對于職業院校而言,同樣存在院校自辦企業監管缺位、企業法人治理結構不完善等問題,不利于學校聚焦教學科研主業。

        何正東:是的。職業院校自辦企業一定要聚焦專業,著力于教學科研主業。我院從中專學校時就開始嘗試開辦實習牧場和實習工廠,升格高職院校以來自辦企業得到快速發展。現已建成自辦企業17個、15個省級研發中心、17個市級研發平臺和8個校級研究所,培育出了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蘇姜豬新品種,開發國家新獸藥5個。既獲得全國農牧漁業豐收獎一等獎、農業部中華農業科技獎二等獎,也獲得國家級教學成果一等獎1項、二等獎4項。

        但因為政策所限,自辦企業也存在許多困境。一是事企不分,企業運營效率不高。二是校企資產仍游離于國資監管體系之外。這綁縛了我們發展企業的手腳,也限制了自辦企業服務于學校專業教育的縱深能力。

        3、落實政策支持與監管

        自辦企業,職業院校仍有期待

        主持人:既然是改革創新,就不會一帆風順、一蹴而就。職業院校自辦企業的合理性與現實問題的掣肘本身就反映出這一問題的重要性和助推解決的必要性、緊迫性。關鍵是院校在努力自我改革的同時,外界如何理解院校的期待并做出院校所期待的努力。

        吳永剛:學校自我改革必須加強對校辦企業的服務與監管工作,重點是做好三方面工作:一是督導企業完善內控管理制度,以促進企業健康發展;二是將企業生產與院校專業(群)建設相結合;三是實施績效考核激勵機制,在學校內實現同工同酬,并按照比例提取自辦企業利潤用作獎勵,充分調動提升自辦企業主動發展的積極性、院校教學科研的實踐性、實戰性。

        王東平:是的,一定得院校努力和政策支持引導相結合。隨著高校校辦企業改制工作的推進,國家頂層設計將更趨完善,各省市將會落實優化監管。鑒于高職院校辦學的職業化特征,建議各省市在建立統一監管體系時,分類施策,對高職院校資產公司建議相對控股,允許高職院校資產公司及保留企業積極探索股權多元化試點,形成國資平臺規范監管,高職資產公司搭臺唱戲,大型優質企業積極參與的共建設、共發展、共獲利的格局,進而建成一大批產教融合集成平臺。并以此鼓勵高職院校積極與行業聯合、與企業聯盟、與政府聯手、與園區聯結,探索發展股份制等多元化投資模式,充分實現職業院校在與市場行業企業的合作中培養可堪實用的技術技能人才。

        段福生:從目前情況來看,有關職業教育的法律法規并無禁止院校自辦企業的條款。但實際工作中,卻面臨著法紀銜接問題,建議政策層面應進一步完善相關法律法規:1.區別對待機關事業單位自辦企業。職業院校自辦企業的目的是提高人才培養質量而非營利,不同于一般性機關事業單位辦企業,因而在紀檢、審計、執法等方面要充分考慮其特殊性,給予相應的特殊政策,讓職業院校吃到“定心丸”,進而鼓勵職業院校自辦與專業密切相關的企業,作為學生實習實訓的基地;2.要明確學校領導包括普通教職工兼任自辦企業負責人的合法性或合規性,應制定更加細化的落地政策,幫助職業院校避免違紀風險;3.應當在條文中明確校辦企業的地位,并把稅收等方面的優惠政策落地。

        李衛東:政府應出臺文件明確職業院校自辦企業的準入條件、法律定位。如果缺少對職業院校自辦企業的準入與甄別機制、備案制度,對企業行為的約束就會十分有限。而學校對于如何設立自辦企業也會非常茫然。因此,需要政府以及有關部門明確職業院校自辦企業的法律定位,避免定位不準確的問題。同時,由于職業院校自辦企業“教育+企業”的特殊性,建議各級政府出臺相關政策給予校辦企業“金融+財政+土地+信用”方面的支持。

        王志恒:國務院已經發布了職教20條,支持校企深度融合,但企業積極性不高,看不到校企深度融合的好處。那么,完全可以采取另一路徑,支持職業院校自辦企業。學院在自己的專業范圍內,以自辦企業充分發揮自身的人才優勢、技術優勢,更能積累為企業提供關鍵服務的能力潛力,也能提高學院的人才培養質量,提高學院的綜合競爭力。總而言之,發展產學研緊密結合的自辦企業,應該成為高水平職業院校走向成功的可選項。

        作者: 練玉春    作者系光明日報記者     信息來源:光明日報     發布時間:2020-1-7


        江苏11选五